讲武堂培养目标、课程设置及教学内容

第三章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军事人才培养 云南陆军讲武堂教育质量很高,培养了大量的优秀军事人才。讲武堂对学员生的培养方式可以从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评价这几个方面体现出来。 第一节 培养目标 云南陆军讲武堂因为其教职人员的主观革命性,从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第三章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军事人才培养
  
  云南陆军讲武堂教育质量很高,培养了大量的优秀军事人才。讲武堂对学员生的培养方式可以从培养目标、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评价这几个方面体现出来。
  
  第一节 培养目标
  
  云南陆军讲武堂因为其教职人员的主观革命性,从创立之初就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培养目标,一种为清政府的培养目标,一种为学校的培养目标。
  
  一、清政府的培养目标
  
  云南陆军讲武堂初期的主要办学目的就是为清政府培养优秀的新式军官,完善新军,分期轮训第十九镇的陆军及巡防营,或在地方上考选优秀学生用以培养中下级军官,“今日之学生即异日之军官,军官乃军队之骨干”③,从而提高军队战斗力。《云南陆军讲武堂试办章程》中在第一章第一条中写到“遵照奏定陆军学堂办法第十三条,设立陆军讲武堂为新军及防营现任军官研究武学之所,以期学术划一”④。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改订章程》中提出“滇省军官缺乏急待补充”,讲武堂“系为养成多数下级军官以备军队扩张及补充之用”⑤。
  
  云南陆军讲武堂还特别注重培养学员“坚忍刻苦”、勤劳诚恳、忠勇爱国的精神,特别是军人的荣誉感。“讲武堂内自分科教员以上,均应身为模范,俾各学员于无形之中养成忠勇、信义、方廉、诚恳之精神,庶于教育化导之功完全无憾。”⑥“苟安怠惰徒负虚名,大之贻误国家,小之影响军队,遇有此弊应设法唤起其精神使知振奋;军人名誉关系重要,务加提倡,使知名誉终于生命十分爱惜;军队秩序最贵严整,应严加督率无使紊乱懈怠。”⑦“注重养成学生严守纪律、尊君亲上、奉公守法、力尽责任之精神”⑧。《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暂行内务细则》第一章“学员生应服膺之心得”写到:“本校宗旨为养成各兵科军官基本之智能,授以必要之学术,并锻炼身体提倡尚武精神,以备将来补充军官之用”,培养学员“应以精神为主,精神之消长即关于全军之强弱,以全军之精神振作军队、巩固国家,应以武勇信义礼仪军纪为主,至于服从上官、遵守命令、保持名誉尤为军人精神之基本,故本校锐意涵养学生之精神,戒柔懦慎学术以为他日完全之军官;凡学生之荣誉即关于全校之荣誉,……学生自行砥砺、互相戒饬以维持荣誉。”比如有人行为不当,同学之间应“婉言规谏”,若为了保持其军人荣誉而“借名忠告、凌辱侮慢、有意攻讦他人之行为,反足以败坏荣誉,此等情形务当严禁。”⑨李根源在云南陆军讲武堂韶关分校开办之际发表了开学讲话:“当知今日之军人,尤不可不日黾焉从事于学。为学之要,固非一端,而今日之所以为诸员生告者,不在多言,惟坚忍刻苦四字而已。”
  
  其间,又反复强调校训“坚忍刻苦”四字,希望学生终生都能谨记躬行。云南陆军讲武堂还有一系列军歌,是学员们和教官每天早操都要集中唱的,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首军歌歌词是这样写的:“风云滚滚,感觉他黄狮一梦醒。同胞四万万,互相奋起作长城。神舟大陆奇男子,携手去从军。但凭着团结力,旋转新乾坤。哪怕他欧风美雨,来势颇凶狠!练成铁臂担重任,壮哉中国民,壮哉中国民!”
  
  歌词强调首先要有保卫国家的信念,其次要“练成铁臂”,那就意味着必须学好军事知识与技能,熟练运用,这样才能做到“壮哉中国民”.因云南航空学校开办初期的生员一律入讲武堂学习,故航空学校的培养目标也可包含在内。唐继尧在《云南航空学校第一期同学录》中写到:“云南之航空队为全国航空事业之先进前驱,而我航空队第一班毕业诸君则又云南航空事业之先进前驱,以全国军事上新兴之事业心安国防上战备之利器”,“相期砥砺学术、肫笃情谊,于以长保持其先进前驱之荣誉,且以勉副尧个人私里之所期望也,继尧于是乎喜而为序其端曰:
  
  诸君此后为国服务,即屡扞卫国家之军人,则诸君不特勉为娴熟技艺之航空专家”12.无论是校训、校歌还是校规,都能体现出讲武堂的首要目标是培养忠君爱国、掌握新式军事技术、高度自制的军官,用以维护清政府的统治。
  
  二、学校的培养目标
  
  云南陆军讲武堂办学初期,大部分校领导和以留日士官生为主体的教官都是革命派或支持、倾向革命派的,这部分人“占全堂教官总数 41 人的 78%.讲武堂的实际领导权已经落入革命党人之手,讲武堂的教育权已有革命党人和支持反清的革命教官所控制”13,有些教官已经是同盟会成员。这部分校务实际掌管者是为了培养一批能推翻清政府、拥有独立民主等思想的军事人才。
  
  特别地,李根源曾说过办讲武堂的目的,“一是培养当时革命所需要的军事骨干,二是对付英法帝国主义”14.朱德曾回忆过讲武堂的一件往事,当时朱德的队长是顾品珍,朱德对顾品珍经常打骂学生的行为很是不满,曾公开提出意见,后来因为朱德一次迟到事件,两人产生较大争执,矛盾激化,顾品珍找到李根源,要求开除朱德,李根源在了解情况后心平气和的对顾品珍说;“我们办讲武堂的目的,你是一清二楚的。我们不需要培养唯唯诺诺、循规蹈矩的学生,而是要培养像朱德这样朝气蓬勃,跅弛不羁之才”.顾品珍听到后,恍有所悟,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保了良好的关系,朱德还成为顾品珍所信任倚重的部属。
  
  由此可见,讲武堂当时实际掌管学校的教官们想要培养出的学生,绝不是旧式的懦弱呆板、愚忠朝廷的官兵,而应该是积极向上,勇于挑战权威的新式军事人才。就这样,有悖于清政府的意愿,讲武堂实际上进行了民主革命精神的传播,使学员生思想较为开放进步,反而培养了一批推翻封建社会的军官。
  
  第二节 课程设置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课程主要可以分为普通学课程及军事学课程,军事专业课程又可分为学科及术科两类,且“均以实事实地研究合于实用为主”16.早期军事教材均由教官负责编写或翻译。基本军事学科有战术、筑城、兵器、地形、交通、测绘等;应用军事学科有图上战术、战术实施、军用文书法式等;普通学学科有国文、伦理、历史、地理、算数、代数、几何、化学、英文、法文等;术科有制式教练、战斗教练、射击教练、野外勤务等。
  
  甲乙班学制均为一年,应按学员程度阶级来分科,甲乙班学员学习术科以野外演习教练为主,马术体操剑术等项为副。丙班学制为三年,第一年教普通学及浅易兵事学,第二、三年分科专教军事学。特别班学制为二年半,学生直接分科教授军事学。
  
  一、讲武堂时期
  
  学员先要学习基本军事学科及应用军事学科。云南陆军讲武堂的一个很大的军事教育特色是分科教学,分为步兵科、骑兵科、炮兵科、工兵科、辎重兵科,具体课程设置如表 3.2.
  
  由上表可以看出云南陆军讲武堂采用的是分科设置的课程,每科都有自己的教学科目,学科教范课程和术科课程互相对应,科目明晰、训练具体。
  
  二、讲武学校时期
  
  讲武学校时期规定学员入校二月后分步、骑、炮、工四科教授,毕业期限定为一年半。学生入伍期六个月满后,经各军队考验合格发给凭照者随即送校肄业,入校第一学期教授普通科学及典范令,第二学期以后分步、骑、炮、工四科教授军事教程,学生毕业期限定为二年。
  
  普通学课程:国文、历史、地理、算术(三角、几何、代数均择要教授);外国语文:法文、英文、日文;学科(军事学理论课程):战术、筑城、兵器、地形、交通、操典、野外勤务、射击教范、工作教范、军制、经理、卫生、马学、战时国际公法、典范令分科后各按科目教授;术科(军事学应用课程):
  
  制式各教练至团教练止、野外各种演习至支队演习止、徒手持枪器械各种体操、枪剑术、马术、实弹演习。
  
  三、教导团时期
  
  教导团内设干部、军士各二大队。除军士队只授以普通科学、政治学及各种典范令外,其余仍旧照武校分步、骑、炮、工四科,还增添了经理、交通、宪兵各班,所以共分为步、骑、炮、工、经理、宪兵、交通七种兵科,分别招考调集员生训练。“军事学科外,加授党义政治知识,期成为宏通有用之材。”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课程设置整体极为系统,采用日式体系,各时期课程大致相同。学生需先打好普通学和军事学等基础,再和学员同样被分科继续学习更为专业和深入的军事学课程,由浅入深,层层递进。同时,讲武堂的课程设置均衡,不仅注重军事理论知识的传授,还着重进行实际的野练、操练,要求既会“纸上谈兵”,又会实际用兵。
  
  第三节 教学内容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教学内容丰富,有普通传统的文化伦理的教授、外语的学习、身体素质的锻炼、军事学理论课程的掌握、军事活动的实践、军事眼界的拓宽以及精神的相应引导,十分全面。
  
  一、军事学教材学校开办初期,对于军事教材,教官们编译了一部分日本士官学校的教材,此外还自编了一些教材,在纪录片《百年讲武》中展示了部分讲武堂学员生所使用的课本,有:《步兵教程》、《陆军礼节》、《最新斥候、步哨实地教育法》等教材,“被称为‘四大教材’的《战术》、《筑城》、《阵中要务(亦称勤务令)》、《步兵操典》,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各科学员的必读教材。”
  
  云南陆军讲武堂兼职教官蔡锷曾编写一部兵书《曾胡治兵语录》,“这部兵书从清末名将曾国藩、胡林翼两人的着作中,选择有关治兵的言论、语录,分为将才、用人、尚志、诚实、勇毅、严明、公明、仁爱、勤劳、和辑、兵机、战守等十二类分类辑录。每类辑录之后,都附有蔡锷的精彩按语。这部语录为蔡锷训练新军时,代‘精神讲话’所用,也曾作为云南讲武堂的辅导教材。这部语录后来被称为‘中国十大兵书之一'.”
  
  2007 年,讲武堂第十九期术科教官的后人向云南陆军讲武堂博物馆捐献了一批当年所用教材,有“《初级教科:剑术科》、《劈刺术教范》、《新棍术》、《棍术科》、《体操教范》、《中华新武术》、《三义刀图说》、《枪门奇卦八真写》等等,翻开书内页,一人独练或者两人对练的剑术或者拳术招式每一招每一式都划得非常清楚。……它们充分说明,讲武堂当年不只传授先进的军事思想,同时传授精深的中华武术”.
  
  讲武堂军事教材选用科学,有直接翻译自日本的教材,可以使学员生接触当前比较先进的军事技术和思想,同时也选取中国历史上留传优秀的军事技术和思想,西式与中式达到了融会贯通。
  
  二、课程教学
  
  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军事教育模式仿造日本士官学校,以军事学科为主,普通学科次之。“订定学术均关重要,务使全部研究确有心得,无任其性之所近以致挂一漏万。”
  
  普通学课程有国文、历史、伦理、地理、算术(三角、几何、代数均择要教授)、外国语文(法文、英文、日文),培养学生全面的基础素质。军事学课程有“战术学、筑城学、兵器学、地形学、交通学、马学、测绘学,这些教材称之为大教程。另外有步兵操典、野外勤务、射击教范、阵中要务令,称之为小教程。此外有图上战术作业、沙盘教育、实地测绘等”.经过学习这些教程,就基本掌握了军事理论基础。学校要求学生达到 “能指挥一军人作战,也就能指挥大兵团作战”的水平。甲、乙两班的术科“以野外演习教练为主,马术、体操、剑术等项副。丙班第一年教普通学及浅易兵事学,第二三年分科专教军事学”25.
  
  在操场上教授班、排、连、营、团的队列教练。动作要非常整齐,要求相当严格,不论横看、纵看都在一线上,步法也要保持一致,左右转弯时,不能参差不齐,每个排面都必须在一条线上。教官会亲自给学员矫正动作,“尤宜注意故各种动作非极严正敏活不可”26,使得每个动作都纯熟到与书本上一致。
  
  学校为了培养学员生的身体素质,规定学员生每天早上必须进行跑步和体操训练。讲武堂训练场地分为内操场和外操场,另设有器械操场、篮球场、室外沙盘等供学员生练习。在操场上设有木马、平台、大小双杠、天桥以及跳高、跳远、撑杆跳等等设施。“每周下午四时至五时半,有三次操练,每一个课目,有技术教官到场,做出示范动作,讲授操作的要领。讲授完后,分成若干小组,临时指定几个学生当小组长,把这一小组学生带到铁杠、木马或天桥等面前,轮次的学习。基本技术做好了,就要求做高等技术。此外每周有两次劈剑术和刺枪术,做到勇猛的对劈对刺,能防能攻”27.“既是为术科学习所用,也是学员生平时进行体育锻炼的器械。加强体格锻炼是为了他们将来到部队能适应带兵进行野外作战的需要。”
  
  在操场上讲武堂特别注意以操典训练,“讲武堂的操典训练大致分为早晨跑步后的柔软体操和器械体操训练、步兵操练、机关枪兵操练、工兵筑墙、筑壕操练、炮兵操练、仪仗操练和队列操练等等。”每天上午要上六个小时的课,下午要操练两个小时30.哪怕下操结束演练也不能马上放松,“收操归学舍由值星学员发令散队方可入舍,但散队后不得作疲惰之态及争先入舍,野外演习回堂时尤宜注意此种动作,以养耐劳刻苦之情质”31.
  
  平时在讲武堂的操场练习这些军事技术,步、骑、工、炮四大兵科还要定期在昆明北校场、干海子和黑龙潭等地举行野外训练和实弹射击训练。32讲武堂规定“警急集合及大事集合,由值星区队长预先规划最少每月须演习一次”33除讲武堂堂内进行教学演习外,陆军第十九镇还会举行统一演习,根据《陆军第十九镇秋操规定》及《陆军第十九镇秋操临时编成草案》规定:除特殊情况外,“不论官长兵丁务期全数出场”,因为“秋季演习所以检查一年间教育之程度究竟有无战斗能力者也”34,演习正是对理论知识的实践应用,同时也是对军事教育成果的检验。李范奭是骑兵科学生,他们野外练兵后就曾到北校场练突击,特别是直线突击。“马道分为五个步度,最高的步度是袭步突击,开始是步度,步度变成速步,速步到驱步,驱步到最后一公里以最快对速度向直线突击。这样每五名为一组,训练一天”,李范奭感到非常辛苦,对于讲武堂这种异常严格的教学模式,李范奭甚至称之为“军国主义教育”、“逆行教育”和“非人道主义的野蛮教育”,“训练没几天你就会变成另一个人。”35可见讲武堂的军事教育有多么严苛。朱德也回忆说讲武堂的生活很苦,同士兵一样起居,饭食、进操,“完全是新军队生活,非常之严”.
  
  云南陆军讲武堂这种似乎不近人情的教学模式虽然也有其不足之处,但却最大限度的保证了军事教育的系统性,能快速地塑造军人应有的坚毅果敢等品质和过硬的身体素质。讲武堂不仅传授军事知识,还培养军事能力。1921 年春节前夕,唐继尧率部撤离昆明时,就给了讲武堂学生一次实践的机会。据曾其清和曾俊伟回忆,当时正规军队宪兵都已离开昆明城,剩余的警察力量较薄弱,城内治安极差,“附近土匪企图抢掠昆明,致人心震动,如大祸临头。各团体咸请武校学生协助维持治安,但云南同学多因放春节回家度节去了,唯华侨同学尚全部留校,故全体华侨同学都参加维持昆明城内外的治安工作,大家都认为维持治安是我们的天职,莫不兴奋愉快积极行动。”
  
  当时全城军警通用的口气是“维持治安”四字。经过一天两夜的斗争后,等到顾品珍军的先遣队接手昆明,讲武堂华侨学生维护了全城治安,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赞扬。云南陆军讲武堂教学成果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三、爱国、革命精神的教育
  
  除了讲授军事学科知识与技术,讲武堂还传播了民主革命的精神,为推翻封建制度贡献了力量。爱国与革命精神在讲武堂多是通过教官们的言传身教、还有校内同盟会员的秘密组织,一点点渗透到校园氛围内的。精神讲话在讲武堂的教学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学校章程明文规定:“精神讲话最有裨益或另定时间或即于学术时间随时演讲”,“尚武精神爱国热心务力加提倡用备干城之选”.李根源“深恐诸生不热心革命,常不避危险,灌输革命思想于诸生”.1910 年 2 月 14 日,李根源率全校生徒去黑龙潭拜谒薛尔望先生墓。薛尔望是明末有民族气节的读书人,清军占领昆明,他不愿受清政府的统治便率全家投黑龙潭自尽,大义凛然。李根源给同学们讲薛尔望的高风亮节,同学们都深受教育。当日李根源还率全堂学生进行了野外演习,并露营了一晚。
  
  据第三期(丙班)步兵科毕业的祝鸿基回忆:“回到讲武堂,即对诸生讲:’我们为什么参拜薛尔望先生墓呢?可惜他是一个文弱书生,不然,我们中国就不会像这样。‘又如他有一次对第一队诸生讲:’我见有一学生对作文,言忠君不忠君的话,我不放心,来对你们讲讲,假使李自成成功,又何尝不是君呢?其余的话,我不能说,你们是知道的。‘所授诸生的国文,名曰文选,都是选择激发革命思想的文字。并建思沐小墅于讲武堂西南隅。其勇于灌输革命思想于诸生者,多类如此。”39于此讲武堂师生反对清政府、提倡革命的意愿表现了出来。
  
  1910 年 4 月 1 日,滇越铁路通车当天,李根源带领学员去昆明火车站参观,对学生讲话:“国家主权丧失于法国人,我辈军人将来誓必雪此之仇……”.回校后要求学员以此为题写观后感,使学员们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学校中的教官如罗佩金、赵康时、方声涛、唐继尧等同盟会员,他们经常在上课时间利用精神讲话向学生传播革命思想。“以举例、暗示、影射等方式教育学生。
  
  唐继尧常向学生讲岳飞精忠报国的事迹,庾恩旸力阐民族主义,杨友棠宣传孙中山革命主张”40,以引出学生对清朝政府的憎恨之情。后来,讲武堂中就秘密建立起了同盟会的组织,开始在校园传阅进步书刊,如《民报》、《云南》、《天讨》、《猛回头》、《国粹学报》、《汉声》、《汉帜》、《南风报》、《警世钟》、《夏声》等41,这些书刊拓宽了学生们的视野,使之接触国际形势及国家面临的困境,引发大家的思考和讨论,考虑发动革命起义。42就这样,“李根源和云南革命党人在云南讲武堂播下的革命火种,到辛亥年大收成效。讲武堂的学生,在云南武装起义中起了骨干作用。”43云南陆军讲武堂为很多有志青年提供了施展抱负的条件,比如朱德曾提到“这是我寻找多年的地方!”他一直在寻找救国图强的道路,“他始终像推着一块石头上山,石头不断往下滚,又推上去,几经反复后,石头终于推到一个高度,放在平台上,他可以喘息一下,看看眼前的景物了。”朱德回忆说:“我一心一意地投入讲武堂的工作和生活,从来没有这样拼命干过。我知道我终于踏上了可以拯救中国于水火的道路。”44再比如省档案馆珍藏的《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同学会成立宣言》中写出了部分讲武堂学生的志愿,“滇军频赴国难,师行所至,辄立分校,藉资肄习,规模宏远,训练严密,群才辈出,蔚为国桢,作育之效,于兹为盛。顾先后卒业,将近万人,戎马驰驱……本会成立,其唯一宗旨,在团结各期同学,在党之主义、方略及政纲之下,统一思想意志,砥砺学行,集中力量,实现三民主义!非为感情或厉害结合,以为个人或一团体或一派系之工具,实为吾滇军人团结之先导,再进一步,当向民众团体,求大规模之组织,完成革命之全功!”45云南陆军讲武堂的教学内容中无论是教材还是课程都采用了前沿的西式模式,以期学员生能学习到最先进的军事技术,“然而在思想层面上,在道德层面上,在文化层面上,却又是传统的中式的”46,要发扬刻苦的精神,爱国的节操。返回本篇亚博在线娱乐官网app导航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lw/20191024/8211210.html   

    讲武堂培养目标、课程设置及教学内容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亚博在线娱乐官网app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